主页 > N快生活 >娘子,快跟牛魔王出来听讲座!《行动代号:孙中山》的双面翻译 >

娘子,快跟牛魔王出来听讲座!《行动代号:孙中山》的双面翻译

2020-07-02 13:19

娘子,快跟牛魔王出来听讲座!《行动代号:孙中山》的双面翻译

什幺都不干,就等着被这世界干!
——《行动代号:孙中山》

小说改编电影,向来是票房保证,却也经常让书迷抱着满怀期待进电影院后,失望地离开。而影视作品文字化,也经常沦为当红偶像剧或电影的副产品,公仔一般徒具收藏价值,却难以燃烧出自身的美学火花。两者的关係经常有点类似翻译,「改编」者与「翻译」者经常被窄化或受限大众的既定印象,而无法让作品拥有自己的生命力。

但其实,我一直相信,无论是小说改编电影或者电影改编小说,他们都应当有自己完整并独立的生命。毕竟小说与电影本来就是运用不同的方式说故事,成天只顾着「忠于原着」四字,必然会让产出的作品变成四不像。

在原有的故事架构与逻辑上,揉入自身思考过后的灵光,并依此增删情节桥段,才算得上比较对得起创作者自己、被改编的原着,更尊重为了同一个故事第二次消费的读者与观众,然而不仅多数创作者经常被已有的故事框架侷限,也被原着粉丝「完整重现」的不切实际期待所困,导致那些改编后的作品经常流于「忠实纪录」。

然而,《行动代号:孙中山》这个作品,则充分体现了编剧、导演与小说家之间不同的切入角度、表现方式与想像空间。虽然原着剧本与导演都是现今台湾影视圈首屈一指的王牌编导易智言,但写成电影小说的张耀升,文字之活灵活现、幽默风趣则丝毫不逊色,还能点出影像不易表达的幽微情感(甚至隐藏笑点)。

比如说电影中也许让演员狂搧空气、捏紧鼻翼、脸部扭曲的爆笑剧情,就可以在文字上使用另一种幽默感表达,可说是小说改编的精彩表现:

车内的响屁放过一轮后又来到第二轮,就像是双层牛肉吉士堡,一加一远大于二,屁味加上青春汗水,是一种複方调和的生化武器,不会夺人性命,但足以使人神经受损。
——《行动代号:孙中山》

又好比以下这段两个年轻主角的打斗戏,在萤幕上的每一拳、每一滴汗、每一个表情,都可以用运镜、色彩与慢动作等巧思,在观众心中堆砌出不需言说的情感,而这些不需言说,在小说里,则是另一种动人的表现方式:

他往前推阿左,一下,两下,再一下,站在他眼前的似乎不只是阿左,还有那个会打他的父亲,还有来他家追债威胁要挖掉他肾脏的讨债集团,他越推越用力,终于激怒阿佐,阿左开始还手,一拳打在对方脸上,对方更是往前一跃直接扑到他身上,两人扭打在一起,拳打脚踢扯衣服绊倒对方。
两人不只是为自己打架,生活中所有的委屈不满都化成拳头一股脑往对方身上落下。拳脚相向中阿左恍惚地看见抛弃他们的母亲、不告而别的父亲,还有每次要缴交费用时就用奚落的语气嘲笑他一定最晚交的总务股长。怒气国中生的眼角也逐渐流下眼泪,每一下打到他身上的拳头都让他想起逃跑的奶奶与妈妈以前对他的温柔慈祥,为什幺可以这样?大人的感情都是假的吗?
——《行动代号:孙中山》

常常听人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我们其实都在同一种人生的原型里不断複製故事,然而却也总是有人可以把故事创作得动人而有新意。《行动代号:孙中山》里用两个穷少年的故事,诉说早已被不知道多少人说透了的贫富差距,然而电影与小说里同样具足的少年纯真与举重若轻,则让原本应该尖锐沈重的故事,以更轻盈的方式进入观者心底。

更好的是,即使以同一个故事为基底,电影与小说仍然分别具有彼此无法模仿的趣味与深刻,而这也是为什幺我希望以这篇文章,推荐《行动代号:孙中山》的编导易智言、电影小说作者张耀升同台聊聊这部电影的讲座,想想看,在各自领域都各有强大内力的创作者,可以充分发挥功力又不彼此干扰地完成一部原着与改编,这根本是任何一个创作者都应该来听听看的讲座!

另外,改编电影小说的作者张耀升不仅是《行动代号:孙中山》的作者,他自己本身也是电影编导,以自己小说改编的动画作品《缝》更入围了2015台北电影节,几乎是三栖的多才多艺,让这次他与导演易智言的对谈,变成一个排除万难也必须参加的行程了!

讲座资讯:
为中二青春唱首歌: 谈《行动代号:孙中山》里的吼欸呦
主讲:易智言(知名导演、编剧)、张耀升(小说家兼编剧与影像创作者)
地点:台北国际艺术村 幽竹厅
时间: (四) 19:30

>>>>>更多讲座资讯>>>>>
>>>>>立刻报名>>>>>

当前阅读:娘子,快跟牛魔王出来听讲座!《行动代号:孙中山》的双面翻译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